苗圃中小學
上一則教學分享    回教學分享總覽   下一則教學分享

  責任與自由    撰文者:梅世傑

   瑪莉亞.蒙特梭利提醒我們教育應該是用來協助生命的。異於一般人的想法,孩子們的生命應該是非常私密的,而非以主觀的判斷方式來抑制孩子的生活。我們必須賦予孩子如同成人般的空間,讓他們能完整的追求快樂與自主權。大人們用特定的想法來塑造、培養及調整或修改孩子的某些行動、行為、想法以及態度,這樣的作為是令人質疑的,並且否定了孩子掌控自我生命的權利以及做出足以支持他生命發展的主要選擇權。蒙特梭利認為否定這些權利不僅是造成孩子問題的主因,更會導致偏差行為的發生。簡言之,我們常會認為孩子們是軟弱的、被動的生命體,沒有能力選擇自己的方向,這個想法與真理是背道而馳的。若把孩子們定位在需要受保護或被犧牲奉獻而不是合作的角色時,才會讓他們真正的失去自主能力。如果我們的想要扮演蒙梭利所說的角色,即「生命協助者」的角色時,就必須馬上停止這種想法。

   在這個新思想背後,我們必須相信:如果可以提供孩子一個適當的環境,他們有能力去改善自己的生命。倘若,我們不相信這個基本的假設,教育就將會促使老師成為強制的獨裁者、家長變成一個殘忍的強制服從者,而非蒙特梭利所希望的「引導者的角色」,透過老師、家長及許多苗圃的參訪者們彼此間的溝通與交流之後,大家一致認為苗圃不僅利用蒙特梭利教學法來教導孩子,更需要教育大人們有關新的教養方式或引導技巧。如果這些每天和孩子們生活在一起(住與工作)的成人們能夠改變他們對孩子能力的看法、改變他們處理與孩子之間的衝突及問題的做法:從責怪到真正的接納。如此一來,我們會發現這群孩子變得充滿活力、能夠自己做出生命中重要的決定,或至少懂得學得一技之長以為將來的生活打算;成為具有遠見的生命體。

   影響及改變孩子的生命並不是家長和老師的工作,因為生命會以更親密、更完整、更基本的方式來展現它真實的面貌,並且反過來幫助孩子做正確的選擇;身為協助孩子的角色,我們只能幫助他認清真相與生命的本質。我們必須示範生命中誠實的真理與健全的精神,這就像學校的環水系統裡面的植物與動物,我們是過濾器,水則代表孩子生命的力量,源源不絕地圍繞著學校。

   過濾器依照自己的本質進行運作也受到流過的水所影響;身為過濾器的我們,不應該認為水之所以純淨,是因為我們加入或拿出什麼元素的緣故,如果這麼想,那將會造成某些反效果。真正淨化水的動力是來自於對自我生命的認知與瞭解,若我們無法認清未來、持有遠見,繞著我們的水就會變得混濁不堪。我到現在還未見過一棵樹不朝著陽光及水源豐富的方向生長。每一種生命皆會追求對自己有利及所需以維持生命,所以,為什麼我們會認為孩子會做除此以外的事呢?

   換一個新的角度看教育,這個新觀點將會讓我們瞭解,是「教育的過程」讓孩子有能力,而不是「教育的內容」。環境和人類的狀況這兩個要素會影響孩子,如果孩子愈來愈清楚這兩個要素如何影響自己時,他便會有力量來影響他週遭環境及人類的狀況。這個就像寫一本書的過程,人類狀況及環境會影響作者個人的經驗;並支配著作者寫書的內容。換言之,作者沒有能力把兔子從帽子裡拉出來,因為他並沒有具備這個能力,但是,他可以從他週遭的環境吸取靈感,把自己與他人的經驗寫在紙上時,也促使我們產生更多的體悟,終而找到一個新的發現,作者本身也會超越自己的能力;而這就是孩子的狀況,孩子就是那個作者。在苗圃這裡我們試著改變學習的環境、把孩子導向社區,我們不曾想過把孩子放在新的、人造的環境裡,那只是我們為孩子過濾思想和散播我們認為有能力明白或認為他應該懂、應該知道的框架。我們不想當判官來決定孩子什時侯成功;什麼時侯不成功。苗圃只想還給孩子擁有他們的自我生命,我們允許孩子做自己的決定,但是配合著這個自由選擇的前提是請孩子承擔那些選擇的責任。當你強制一個孩子學習時,那是別的學校失敗的地方,這時是你啊並不是他!你需要負責這些結果。如果一個孩子不負責他學的是什麼,他怎麼能夠學習當一個有責任的成人呢?

我們的做法

 

準備好的環境

   在蒙特梭利所準備好的環境(教室)裡,孩子會自己改變自己,重要的是他會知道自己的行為是自己決定的;我們要懂得負責任,因為負責的獎賞就是得到更多自由。孩子會希望像他的老師一樣,因為老師是在示範一種可以在社會裡幫助他成功的行為,傳統學校裡的老師們請將此紀錄下來,孩子會學習你的行為。孩子想要跟他們的同學一起用有意義、有效率的方式來合作及工作,因為他們的同儕正是他未來的社會,未來的成功是依靠現在的成功。他渴望學習那些使生命永久存在的事物,這些事物創造及推廣他們的文化,並且維持全人類的生命。但是,如果在孩子生命裡其他重要的環境,也就是家庭及家人對他和學校的態度並非正的轉變和成長,孩子便沒有辦法利用學校這個環境來改變自己。家長不斷的質詢孩子本身的能力,當孩子有正向的改變時,卻認為理所當然,只強調孩子哪裡還需要做更多的改變。如果要使孩子展現真正的潛能,這些對孩子審判的方式就必須停止。家長必須很密切的跟孩子的老師合作、參與學校的活動,以主動、正面的方式來改變家庭環境,這樣會讓每一個人都成長,不僅僅只是孩子成長 ,我們的世界不斷地在改變。教育是幫助我們保持與世界並進的途徑,只有這個時代會造成一個會讀書的人卻無法表達自己。教育不只是閱讀、寫字、加、減數字而已,現在我們的孩子必須會靠直覺的聽、有責任的想、行動與做決定,用他們的自由為社會付出更多不同程度的責任。

 

蒙特梭利的教具

    在蒙特梭利的教室,教具只是讓孩子用來自我調整,引導者介紹這些教具時所用的方法是為了幫助孩子使用這些教具並讓孩子自助,孩子不只是單獨的學習,更會在合作的關係裡工作,在大或小的團體中來達到個人及團體共有的目標;他不只是學會怎樣負責好自己的學習,也須要負責整體的學習。如果他很成功,那這個團體必定會更成功;相對的整個團體成功;那個人便會更加的成功。

 

日常程序

   在苗圃我們有一個日常程序。我們利用邏輯的結構來設計它,這個程序是為了幫助孩子找到自己的興趣,並且學習與他自己相關的事物如:文化、生命、地球、整個世界等。日常程序不是設計幫助一個老師能夠教固定的課程,也不是要讓學校控制量多的學生和家長;日常程序是用來讓孩子幫助自己,但不會造成別人的損失,即是是有責任的思考與行動。

簡單的教室規則

    在苗圃我們有幾條跟孩子一起建立的簡單的教室規則,這是允許孩子討論及建立的規則。這就是民主社會的基礎,每個人是同等的、很民主的交談。我們訂規則的過程,是我們如何解決教室裡衝突的過程,也是我們如何討論什麼是重要的和對的事的過程,這些簡單的規則就是:

一、    我們彼此尊重:

    有尊重就會有愛;有愛就會有分享; 有分享就會有合作;有合作就有共同體的精神和自我實現。

二、    我們愛護我們的環境:

    一個孩子的本能知道,他周圍的美會引出他內在的美,照顧環境應該是像洗澡、刷牙一樣自然的。不僅讓你健康,也讓你感覺舒服,連同其他人也會這麼覺得,孩子很快的認出照顧自己跟互相照顧是一樣的。

 

三、    我們來求知:

    求知和求生是相同的精神,求和求生缺一不可;只求知不求生或只求生不求知都是不對的。每個人應該知道他生活周遭的所有事情,否則他會變成情勢的受害者,這是所有生命的基本觀念。「錢會解決問題」這個觀念是完全不正確的,如果錢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時,則世界上就不會有吸毐者。

四、    我們來學習:

    孩子知道他缺乏經驗和能力,來做他心中想做的事,學習那些技巧會帶給他無限的愉快。所有的生命是朝著讓自己進步的方向走,學習是為了讓自己更進步。

五、    我們注意安全:

    如果我們不安全的行動、讓他們冒險,那即使擁有前面所述的所有益處:尊重、愛、照顧、知識、經驗這些都沒有意義。這並不代表我們只做安全的事。我們行動是因為我們瞭解自己在冒什麼樣的險,以及願意面對可能發生的後果,那是具備責任行動的目標。

    這些規則有用,是因為他們是正面的,並且幫助了每一個人成功的實現自己與他人生命的真理。這些規則就像是一個簡單的數學公式,在蒙氏的教室裡面,個人權利等於:這個孩子乘以他的同學和老師的權利。如果你有家人、家長和一個社區都是在這個方程式裡,你現在能算出蒙氏教室可以使孩子擁有權利的可能性嗎?

    如果按照這些規則來做,如果我們將會受益良多。並不是希望孩子按照這些規則做,就要得這些好處。我的理由是:我們有規則,是為了學習正確的行為,當我們表現正確的行為,它會帶給我巨大的欣喜。

 

如果孩子不遵守規則怎麼辦?

    如果只有一個孩子不遵守規則,我們可以請他坐下來,想一想他做的事,然後請他補償他所做的事。此時也給引導者一個機會,幫孩子轉移他的方向(如果這個孩子沒辦法找到方向),轉移方向可以用無數方法來做,例如:簡單介紹一個工作,是這個孩子有興趣的工作或這個孩子認為他很有信心可以成功完成的。我們必須不斷的用心給孩子有挑戰的工作,但這個工作是孩子可以勝任的,有太多在傳統教室的孩子掉進一個失敗的惡性循環中,因為所有的人只會一直注意他所做錯的事,而不知肯定他所做對的事。

    如果是兩個或是更多的孩子不遵守規則,我們也會請他們離開他原本工作的地方,一起來解決他們之間的問題。我們給孩子一個解決問題的過程:

1、 允許每個人有機會說話及提供他對問題的想法,或是發生事情的經過。在那種狀況不管別人有沒有先做什麼,每一個人都需要承認他們自己做的事。

2、 讓每一個人有機會提出解決問題的方式,也討論解決問題的優、缺點。

3、 給每一個人機會道歉和被原諒,之後應該會用點頭、握手或是擁抱的具體表現來表示接受或同意。

    解決問題的主要關鍵是讓他(她)承認他們所做的,也讓他們負責自己的行為。若是用解釋的方式來談,一個孩子簡單的說〞他先打我〞來淡化他不好的行為和期待如此會赦免他打對方的責任。常有太多家長被這種邏輯欺騙而徧袒他們的孩子,並接受這個行為,結果父母也把孩子的行為責任放在自己的身上,如此的教養方式是錯誤的,這並不是在示範怎麼負責任。但是,若一直強化孩子的不負責行為也可能會形成反效果,更糟的是會讓他把自己應該負責的行為怪罪到他人身上。

    應該是非常清楚的,在我們的學校沒有任何人可以用打架、打別人或強迫別人接受某一種結果的方式來解決任何事情,我們必須認清楚暴力,連暴力遊戲都是暴力。我們必須消滅在孩子生命中不必要的暴力接觸。這並不是代表我們要庇護他們,而是要對孩子接觸到的暴力來源保持高度敏感,也必須讓孩子瞭解什麼是暴力、它會破壞很寶貴的、無價的東西。在苗圃有一句時常用的話「請你用話來解決問題」。苗圃的孩子們在今年的兒童節,在【愛的校園零體罰】記者會上,讓所有的成人都很驚訝。驚訝的是苗圃的孩子對自己的責任感很清楚、很敏感,孩子寫信給他們以前受過暴力經驗的同學,提供方法來幫助他們。這個結果就像是蒙特梭利所說的:『在蒙特梭利的環境,一個正常化的孩子將會變得很有責任感,為了共同的利益也會很自由的運用自己的意志力。』讓孩子為自己說話吧。

 

親愛的被體罰的孩子:  

   我們是苗圃彰化社區合作小學的孩子,想幫助你不要再被打,因為我們認為你被打,你的心裡會很受傷難過,孩子本來就有人權,不應該被打,你被打不代表你沒有能力,也不代表你是一個壞人,我們寫這封信是要告訴你,你還有能力學習求知。

    若你被打時感到很孤單寂寞,我們願意當你的朋友,因為被打的行為是錯誤的,會造成被打的人認為所作的事情都是錯誤的且會有挫折感,所以我們願意當你的朋友,來幫助你沒有挫折感並鼓勵你不要自卑,並陪伴在你身旁並鼓勵你想到自己的優點。

   為了保護你自己,在被打後請紀錄被打的過程,包括時間?地點?誰打你?為什麼打你?打你哪裡?有多嚴重?有沒有傷口?因為這樣有理由別人可以幫助你,透過這些紀錄我們可以與警察、政府、校長、老師等人談。

   打小孩是非法的,所以要收集證據,證據可以是醫生證明、受傷的照片、自己寫的日記、目擊者的名字、打你的工具等等。如果你不知道如何作,請與我們連絡。

 

   被打是不好的,但你不要害怕告訴別人,你可以告訴別人因為別人會幫助你,要勇敢一點去找別人來幫助你,老師不能打人,請你從陰影中走出來,先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避難,如果安全了再告訴父母,若不敢告訴父母,可以打婦幼保護專線113,他們都不理你或你覺得都沒有用時,可以來找我們,我們會幫忙想辦法。

   你被打時可能承受很大的壓力,心理可能會很沮喪、考試很差、三餐不吃、身體變壞,也可能覺得身體會很痛若,因被打導致神經錯亂,也可能導致你去打人,有可能心理很生氣而罵老師,若你罵老師被打小報告,老師可能會處罰的更厲害,或是你生氣過度無法控制自己,打人和罵人是不對的,也不是解決的方法也沒有好的結果。

   若遇到老師很生氣時,盡量作些讓老師喜歡的事情讓老師高興,也可以告訴老師請控制自己的情緒,不要那麼生氣,若你有錯誤並跟老師道歉,也可以問老師你為什麼這麼生氣?請老師慢慢說,不要動手,若你看到老師打另一個孩子時,可以找其他同學去告訴老師,不要打孩子,或在你被打時最好到比較多人的地方,若不能,就大喊救命。

   讓我們攜手一起奮鬥讓在校園內打孩子的事停止吧!學習是大家的本權,有一個安全的地方學習是你的本權,老師不能侵犯你的本權,打小孩是不對的因為孩子被打後可能會打他的下一代,讓苗圃來幫助你快樂學習,讓台灣充滿孩子喜悅的笑聲。

 

苗圃彰化社區的孩子敬上

聯絡地址:彰化市彰秀路一號   電話:04-7525250

傳    真:04-7625027       e-mail:miaopu.school@msa.hinet.net

2005/3/30   

          如果規則不能很公平的被應用,那任何規定都無法為教室帶來和平。所以在蒙氏的教室裡老師跟孩子是平等的,而且任何教室的成人也是需要跟孩子平等,用平等的角色說話是最有益的學習環境。每個人在命令別人的環境,強迫聽者只要遵從,像一個被動的傭人或用一種反抗的方式讓任何規則適用。太放縱時就會造成孩子按照他自己幻想和感覺的規則來行事,最終的結果就會侵犯到他人,或是造成他們勇於維護自己的權利,抑或屈服順從一個獨裁。

    你知道如何跟孩子說話的技巧嗎?如何使用家長的語氣、成人的語氣和孩子的語氣的技巧嗎?這是建立、維持你跟孩子之間健康的關係所必要的技巧,知道什麼時侯要說「行」,同時也讓你的孩子知道你同意他,和接受他的選擇;也知道什麼時侯說「不行」,讓你的孩子知道他的選擇是能令人接受的。以上是你的孩子堅定品格以歸類他的生命,也是做有責任的選擇所必備的要件。

    我看到太多失敗的家長,他們失敗是因為他們不明白責任跟自由之間的平衡是那麼的敏感,也是密不可分的。當你拿走孩子的自由選擇權,會讓他不能學習怎麼當一個有責任的人。讓孩子放縱的自由以及家長為孩子承擔責任,則是讓孩子通往沒有責任感的快速道路。

    家長盲目的追求物質,渴望孩子能夠實現他們自己這輩子沒有完成的事與夢想,卻導致社會的墮落。家長應該責無旁貸的給孩子道德和精神的輔導,不能推辭為學校的責任;道德精神、禮儀及常識也是必須由家長用心付出,傳遞給孩子的,不管學校是多麼的有系統,辦得多好都無法代替家長所必須扮演的角色。我們必須跟配偶及家庭的主要成員坐下來,好好的列出當家長的角色和責任。只會將孩子的問題推卸到不負責的配偶或家庭成員的人,會讓自己陷入無路可走的地歩,如是這個當家長的責任被別人取代,就等於讓別人限定指導我們孩子的道德及精神,如此一來只會讓我們失望。家長們要很主動的參與孩子的生命,即使連做錯事都不覺得有遺憾,這些都將會變成成長的美好回憶。   

蒙特梭利教學不是萬靈藥,也無法〞拯救〞我們的孩子,但是它會讓孩子認清生命的本質,也讓孩子有機會〞擁有全新的人性〞。



文件下載

上一則教學分享    回教學分享總覽   下一則教學分享



多國語言翻譯

苗圃蒙特梭利中小學

苗圃蒙特梭利中小學
50071彰化市彰秀路一號
TEL: 04-7525250
FAX: 04-7625346



本網 © 苗圃蒙特梭利中小學版權所有2018
總訪客人數: 659093    點選次數: 2049469
Design by 千立人文科技 設計建構